扉守

沉迷学习

【千幻】错误代码

*无授权翻译,侵删

*第一次翻译,语序错误+逻辑混乱有,有发现请指出!!!翻译得不好请谅解,不要骂我……

*原文点

*千幻视角交替叙述




      “小千空~今天是几月几号?”

      “5739年的11月——”

      我试着窥探实验室里在做着什么,千空趴在摊开在工作台上的大纸上,正在画设计图。如果是千空的话,即使没有设计图也很容易记住今后打算进行的工作,说是不符合时代的精密作业也不为过,但这并不是一个人的工作,所以其他人能亲眼看到的设计图和发展蓝图是必要的。

      但与此相反,千空却像什么都没有记住一样,从原有的时代的日历开始计算现在的大致日期,让人不由得被这个少年的头脑构造所吸引。

      我也曾将千空戏称为天才,“从0开始彻底思考,发明,为后世留下智慧的是过去的伟人,只是自己学着模仿的,并不能称之为‘天才’”,却被迫听了他了不起的谦虚。尽管如此,他的知识量和理解力都和生活着同一个时代的人们相差甚远。

      这样的人不称之为天才,又能称之为什么?

      “来打扰我的话就把你赶出去。”

      千空连一眼都不舍得瞥向这里,一边说着话,一边似乎正进行着复杂的计算。

      虽然也想窥探一下他的脑海,但是,一定,是自己,多少会记住些寂寞的东西,无法理解的吧。

      “那么,小千空,现在几点几分?”

      “这样啊……”

      抬头仰望从实验室天花板上打开的小窗户照进来的光,千空终于察觉到了来访者的意图。他将前倾的姿势移到桌子上,双手使劲地伸展。

      “已经过了12点了啊。”

      “嗯。所以午饭带来了面包哦,稍微休息一下吧,小千空~”

      看着好不容易望向这边的千空,我满足地笑了笑。

 

 

 

      千空快速地收拾桌子,把手里拿着的两人份的午餐放在那里,拿起一张椅子,隔着桌子角斜着坐了下来。今天的午餐是鱼和野菜熬成的汤和把做法告诉村里的人后做成的面包。原料是做拉面时也用到了的猫调皮——狗尾巴草。

      在没有黄油和牛奶的环境下,很难期待像过去那样香喷喷的面包。虽然这样,张开眼睛后已经过了将近半年,即使是硬而无味的面包,也会感觉像是干面包或玉米。之所以觉得不适应时代和环境是不行的,是因为醒来之后时间流逝,又恢复了平静。现在,与其说是千空的发明——不如说是有价值的复原,因此在饮食方面并没有造成什么不便。

      “还有这个,我去稍微拿了一点。科学家也必须要摄取糖分~”

      我从衣袖里取出一个装有橙色粘稠物的小瓶子,放在桌子上,千空挑了挑眉。

      “果酱?”

      “对了~我把制作方法告诉村里的女孩,是作为冬天的准备工作做的。虽然是试制品,但我觉得并不坏。”

      使用前几天制作的棉花糖时残留的糖,和山上生长的柑橘制作成的酸甜果酱,让品尝过的女孩子们大吃一惊。担心会就这样被全部吃光,毕竟这样优质的甜味不亚于糖果。

      “再加上点心的话,不是比直接吃糖更好吃吗?”

      于是千空从瓶子里舀出橘子酱,快速地涂在面包上,咔嚓一声咬下。一看就知道十分合胃口。我内心微笑着,也把果酱抹在面包上吃了。

      山上生长的野果,和原时代超市里排列的,经过改良的品种不同,有鱼虾的苦味,且甜味较少。不过,糖填补了这个缺陷,煮出来的果酱又酸又甜,是很美味。

      “在我这里忙乱的时候,把冬季的准备工作转交给你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我既没有力量,也没有体力和技术。但我可以把小千空的智慧通过指示传递给大家,这样的工作对于光说不练的我来说真是太合适了~”

      被千空称赞后,我高兴地这么说着,喝着汤的千空却皱起眉,看了过来。即使是不具攻击性的目光,他还是费劲地咽下了面包。

      “你这毛病是习惯吗?”

      “诶,什么?”

      我不知道千空指的是什么,背上渗出了冷汗。在谈话里失言还是犯了什么错误?明明是心灵魔术师,却说错了话,真是让人无法忍受。更何况对方是石神千空。

      “别把自己说的太坏。”

      千空的视线向下飘移,继续咬着面包。

      “你也没有那么坏。既能体谅人,又有智慧。虽然很多时候随波逐流,但也掌握着能控制对方产生某种想法的手段。我曾以为魔术什么的是很容易糊弄的,可你这个家伙的表演里也是有很多绝活的,这很不错。”

      “对了,你这家伙一开始就总吹嘘自己很厉害……”千空像傻子似的嘟囔着,把头发挠的乱七八糟后,看向这边。那眼睛,直直的死盯着。

      “总之,有你丫的在,帮大忙了。”

      是对于自己这总是自我否定,卑微的存在的肯定。

      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谁才是患者了。这是基于心理学的暗示,用错觉引导他人,使别人这样想的方法。但这只不过是瞬间性的暗示和错觉,诡计而已。

      也许,这只是为了让轻浮的蝙蝠男得到好处,从而进一步地为科学王国从事服务。说起来,浅雾幻可是为了一瓶可乐就能倒戈的人呢。但是啊,既然下定了决心离开,就不能没有自己的理由,如果可能,就不愿再背叛。然而,一旦有一次就会有许多次——明明很在意他人的眼光和自己的立场。

      “……幻?”

      感觉心脏被狠狠地攥紧了。

      语言是有力量的。根据表情,语调以及时机的不同,这力量会膨胀好几倍。它会传递到不愿被旁人触及的心灵深处,并让当事人以无意的方式,接受了它。

      喉咙深处热得难受。

      “啊哈……小千空真会说话呢~”

      “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啊。”

      “那我就算是嘴上功夫也敌不过小千空吗……”

      我低下头咬住了唇。热度集中在脸上,眼睛深处疼痛,有什么渗出了视野。感到脸颊湿润,便越发无法抬起头。

      不是演技而是真正的眼泪,不是故意让别人看见的。

      “……啊,下次再给你做可乐吧。”

      伸来的那只手,放在头顶上。

      “真的吗?我很期待~”

      “如果你好好工作的话。”

      “我有在工作呢~”

      “我知道,所以不用担心。”

      手,正不时地抚摸着头发。

      从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石器时代开始,千空打算根据科学复原新的——过去的每一样东西。以远古的伟人发现的智慧和知识为武器,那双手已经因为刺伤的伤痕而变得粗糙。

      在这个时代,为了拯救人类而用科学作战的男人的手,正温柔地抚摸着。

      “……喂,小千空啊,我,也许喜欢小千空。”

      “这样啊。”

      如此冷淡的回应就像是千空会说的,我的泪水和笑声一起,溢了出来。

 

 

 

 

 

*   *   *  *   *

 

 

 

 

 

      即使知道这是不合理的,但人还是会优先考虑感情。根据场合的不同,可以合理地无视情感所带来的疲劳,但无视生来具备的机能是有限度的。

      “是这样的。”

      太阳落山了,实验室刚变暗,我的手就停下了。为了不浪费为数不多的纸——动物皮制成的羊皮纸,正确的测量和计算是必要的。它充分利用了我的脑袋,但白天的情景却像噪音一样时不时地在脑海中闪烁。

      垂着头的幻,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既不是可怜,也不是值得同情,只是一味地贬低自己,对他的言行我多少有些生气了。难道是有必要合理地纠正这种想法吗?

      不,真的,不必……

      幻立刻恢复了正常,一边吃午饭一边给我讲述村里的事,以及正在做的冬备工作遮羞。为了能让村民在工作上进展顺利,充分了解村里的情况,幻一直与村民们沟通,反复询问事情直到把握住状况。

      幻很敏锐,时常能注意到村里出现的小问题,村民的期望只要在幻的能力范围内就一定能办到,如果困难的话就要借鉴千空的智慧。根据幻和西瓜两人的情报,即使千空没有/亲自动手,现在村里的状况也很好。

      也就是说,幻是有用的。虽然对于反复贬低自己的蝙蝠男略感不满——但不算强烈,只是纠正了自己对这个说法的理解。我告诉自己,就这样吧。

      ——我也许喜欢千空。

      恋爱之类的很麻烦。明明麻烦,却是比情感和疲劳更难以排斥的,是比感情或者错觉还要严重的病。

      “可恶啊!”

      秋天过去了,冬天就快要来了,外面已经很冷了。

      尽管如此,脸却莫名其妙地烫了起来。

 

 

 

      如果要给不合理的感情赋予意义,那一定会成为恋爱。

 

 

 

End

 

 

 

PS:石神千空你个科学性恋人工制冷冰箱居然能开窍。 。 。